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公司这个季度的效益不错,合同一下签了不少,老板很高兴,宴请大家在市裏最大的酒店开庆功晚会,几百人的公司把酒店好几层楼都包下了,公司要求带家属参加晚会,我让梦颖好好打扮下,公司要颁奖,还有我的份,得奖的家属可不能丢人,我让她穿上我给她买的黑色连体丝袜,上身穿了条米色到膝盖上方的连衣裙,质料很薄很得体,马尾辫整齐的梳在肩前,脚上穿着中跟的黑色凉鞋,整体看着很高雅很端庄。梦颖嘟噜着说我要求真多。

    晚会很开心,同事们都夸我老婆打扮的漂亮,公司领导对我也很器重,在晚会上单独点名表扬我的业绩,并且亲自给我颁奖,我很高兴,那晚我大放光彩,灰暗的心情早已忘得一干二净,隔壁部门的熟人也来跟我敬酒,特别瑞强这小子,端了一瓶酒给我满上,不停的跟我敬酒,说我跟他在工作中配合的非常默契,老婆也很高兴,陪着我一起回敬他。我喝的一塌糊涂,模模糊糊中听到他们说要去唱歌,但是男人不许带家属,这个大家都明白,以前我都是各种理由拒绝,这次反而我有种莫名的勇气和胆量。朦胧中我支开了老婆,我要在小姐身上重新找回男人的自尊,找回那种失去已久的畅快淋漓,我像草原上骏马一样强壮有力的压倒在美人的身上,粗鲁的撕扯开那不堪一击的薄质衣物,掏出我的愤怒,像野兽一样低吼,像魔鬼一样残暴的征服那片沼泽,用坚挺的巨W在连绵不绝的娇喊中把身下的尤物带上一个个高点。极限即将到来,最后我把所有力量都爆发在美人的身体最深处。

    这个时候我突然醒了,浑身燥热,额,原来是梦,下身已经S了,我在哪?顺着昏暗的灯光,我发现原来我到了家裏的客厅,我躺在沙发上,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是怎麽到家的,我胡乱的摸索着,摸到口袋裏的手机,掏出一看,已是2点多了,我全身没有力气,桌上还放着几个杯子和一瓶酒,看来回家后又喝了一顿,昏昏迷迷中我只记得有人把我送到了家,然后的都记不得了,下身很难受,想起身去整理,忽然想到,老婆呢?刚才不是跟我一起回来的吗?

    我看了一圈客厅,没有她的影子,然后在门口看到妻子的凉鞋,凉鞋旁边还有一双男人的皮鞋。我顿时感觉脑袋像炸开了花,立马清醒了许多,我愣了一分锺,小心翼翼的爬起来,光着脚向卧室走去,在客厅的廊道裏忽然听到卧室有声响,卧室的门虚掩着,裏边灯光很亮。

    我把头凑过去顺着光亮一看:一个黝黑的男人光着身体压在一堆白R间,秀发散落在枕头上,秀美的脸颊微微泛红,眉眼紧闭,嘴唇微微张着,隐隐传出几声呻吟,两只芊手无力的放在身体两旁,胸前的大白兔随着男人的耸动来回柔软的晃悠着,白嫩的大腿被大大的分开架在男人手臂两侧,小腿随着男人的用力微微摇摆,雪白的R臀高高翘起,湿润的YM黏贴在一起发着白光,粗大的RJ快速进出着Y部,Y唇被C得向外翻起,XR被带出又陷了进去,Y水像浪一样溅出来顺着圆鼓鼓的P股流到白白的床单上,湿了一大片。地上散落着两个人的衣服,连体丝袜已经被撕碎,周围还有两个用过的溢出JY的避孕套和几团卫生纸。床头抽屉推了出来,几卷避孕套挂在箱子边上。

    看着这样的情景,我足足楞了3分锺,我不敢相信,我贤惠的妻子,温柔体贴的梦颖,竟然被瑞强用这麽Y蕩的姿势干着。梦颖微微的喘息声,不知道是昏迷还是清醒下发出的。我敢肯定瑞强给梦颖吃了什麽药,不然以梦颖的性格不可能屈服的。我曾经多次幻想过梦颖被别人压在身下,总会有一种变态的兴奋,但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感到更多的是愤怒、耻辱、羞愧,我有种想冲进去杀掉瑞强的想法, 但是我忍了下来,因爲事情已经发生了,杀了他能解决问题吗?

    现在的我也只有两个选择,杀了他或者忍气吞声。但是看到那爱Y横流的Y部,和我慢慢硬起的下T,我默默的选择了后者。

    随着“啪啪啪”的拍打声和“滋滋”的摩擦声,我又回到了现实中。

    “哦,,,我C,,宝贝,,,你小X太紧了,,,我又要受不了了。。。。。”瑞强把R棒深深的顶到蜜X中不动了,弯下身开始舔吸着梦颖的身体。梦婷似乎已经失去意识,头微微的扭动着。

    “别怪我啊,,,谁让你穿那麽性感。。”瑞强捏弄着柔软的茹房,不停的挤弄这殷虹的茹头,“可惜你那黑丝也给我干坏了,,美人,,下次赔你个新的。。”

    瑞强C着粗长的R棒又开始抽送起来,坚硬的R棒和紧致的嫩X摩擦交H着,伴着爱Y发出“噗嗤、噗嗤”的Y声,R棒上的YY在灯光下泛起白光。

    “恩,,,,,恩,,,,,恩,,,,”梦颖断断续续的发出喘气声,雪白的翘臀任凭大R棒粗鲁的撞击,柔软的娇躯一动不动。

    “宝贝,,好爽啊,,,,给你下点药就这麽浪,,,看我干死你,,,,这次不戴套是不是更爽啊?哈哈。。。。。〃瑞强不停的耸动着臀部,C得梦颖Y部Y秽不堪。

    我心中无法平静,被这Y蕩的画面深深刺激着,我擅抖着走到回客厅,缓缓的躺了下来,但是那Y蕩的言语和R体粘合发出的声音不停的在耳边盘旋,我下身竟然硬了,从来未有过的硬度,我突然觉得一阵困意,又睡了过去,梦裏,我反複的梦见梦颖被干的高C叠起。。。。

    早上醒来,已经10点了,我发现我还躺在沙发上,但身上多了层毯子,难道是梦?我支起身子,听到厕所有水声,我走了过去,看见梦颖正蹲在地上洗衣服。

    “哦你醒啦?快去吃早饭吧,在锅裏了。”梦颖没有回头,只是轻声说着。

    看来真是梦,我走进卧室,似乎有什麽不对,我猛地去抽床头柜底层的箱子,但是箱子又重新锁上了,我摸了摸床头藏着的钥匙颤抖的打开抽屉,发现套子还在裏边,但是明显的少了几个,我看了看窗外雪白的床单挂在卧室的凉台上晒着,似乎能看到那一大块圆形的汙渍,我全身肌R开始抽蓄。

    听到厕所水声渐渐变小,我急忙锁上箱子,放好钥匙,起身揉了揉脸,保持冷静。梦颖走过来慌张的看着我问:“怎麽了?怎麽不去吃早饭那?”

    我看着她的眼眶又红又黑,我知道她刚才肯定哭过,昨晚被肆虐了一晚上,精神还没有恢複。

    坚持的路,就要走下去。。。

    我笑着说:“呵呵,没什麽,起来走动走动,脸还没洗呢,等洗完了再吃。”我搂着她的腰向厕所去。她看我想平常一样,也微微的像我笑了笑,又开始放水洗衣服。

    我一边刷牙一边看着她的背影,竟然会有几分妩媚动人。我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鼻子,然后踩起垃圾桶盖,丢了进去,发现昨天那件Y秽不堪的黑丝裤袜被扔在裏边。她看我发现了忙说:“哦,刚才给洗坏了,我就扔了,质量太差了,下次别买了。”

    我定了定神,开玩笑的说:“下次给你买件铁丝的。”她也跟着我笑道:“讨厌。”

    “昨天我怎麽到家的,我一点都不记得了,是你扶我到家的吧?”我假装什麽都不知道的样子。

    她扶了扶衣袖,低头说,“是啊,你都喝醉了,擡都擡不起,是你同事把你擡进门的。”

    “额谁啊,那没谢谢人家啊?”我接着说。

    “好像是个叫瑞强的。”她看了看我,眼神裏透着慌乱,“你看你,进门就吐,把床单都吐髒了,我让瑞强帮你扶到沙发上,你就睡着了,他走了后,我拖也拖不起你,就让你睡沙发了。”

    我从后面去逗她的腰间说:“你可真忍心啊,相公都不要了。哈哈。”

    她笑着迎合我:“谁让你喝这麽多,下次别再喝这麽多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一直偷偷的看我,今天显得特别的乖巧,我都假装吃饭没理她。

    “梦颖,你也放假了,要不我带你出去玩玩啊?”我想起她之前说过,想陪我出去旅游。

    “好啊,出去走走也好,散散心,最近闷得慌。”

    “那好,明天我跟公司申请假期,看能不能多请今天。”

    晚上我早早就上床睡觉了,梦颖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很多事,我不想多想,因爲我知道,已经发生了,以后的事走一步算一步了。

    第二天在公司门口,我看到了瑞强,他见我向他走过来,显得很慌张,我拍了拍他的肩说:“前天晚上谢谢你帮我扶回家。”

    他愣了足足10秒锺,然后恍然都一样说:“奥,,,你看我都不记得了,你不说我差点忘了,你看你,喝多了就往我身上吐,我整个衬衣都给你吐髒了。”

    我忍住愤怒,是啊,我把你衣服吐髒了,你脱了衣服就把我老婆干了。我笑嘻嘻的说:“呵呵,我的错,我的错,中午请你吃饭。”

    中午我们边吃饭边聊天,我说:“我想请10天假,不知道领导同不同意。”

    瑞强认真道:“这不好吧,刚出差了又请假,最近公司好多人都休假了,我看你危险啊。请假做什麽啊?”

    我顿了顿说:“我想带老婆出去玩,她正好放假,也好久没出去玩了。”

    瑞强愣了楞,过一会笑着说:“呵呵,那是,有个那麽漂亮的老婆,放家裏太可惜了,带出去玩玩走走多好。”

    我们吃完饭各自回自己的部门,果然像瑞强说的,现在人手少,部门请假探亲的很多,承诺只能给我3天假期,下周培训又要走一批人。

    我想了想,3时间太短了,不过比没有好,加上周末5天也算个小黄金周。这个时候瑞强打电话过来找我,说他有办法了。

    公司在北京定了一批货,瑞强是采购部门的,他这次负责去验货,本来验货流程是放到公司来的,他提议让我们派人过去现场验货,这样如有不合格的能及时退换,不影响公司运转。采购部门的事那当然是他们点头就可以了,采购部同意了这个方案,而且瑞强点名指姓的要我跟着他去,我们部门这边只要同意放人即可。这样一个月的验货时间久腾出来了。其实验货也就是监督他们生産,安装完毕后做个调试就可以了。1个月的时间忙的时间不多,瑞强就更閑了,签签字就行了。

    瑞强提的这个方案,我考虑了一下,当然我不傻,瑞强明摆着就是要跟我们一起去游玩,找机会肯定会对梦颖下手的。

    呵呵,坚持的路,就要走下去。

    犹豫了一会我便同意了他的方案。最后公司也通过了。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梦颖,只告诉她我们可以去北京了,没有说瑞强也跟着去。我怕她不同意便没有提。

    下班后梦婷回娘家还没有回来,我点了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这几天的时间裏,我静静的想过,我心中现在有种无比邪恶的想法,希望梦颖被人强烈的占有着,因爲我竟然对这种淩辱非常有感觉,而且从她那次的表现看,梦颖似乎很满足。我不知道这样的路是否能走下去,还能走多久,但是我已经没法回头,已经发生了。

    梦婷回来了,看我在床上抽烟,依偎过来,问我有什麽心事,摸着梦颖的身体,我竟然对她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我摸着她的脸,笑了笑:“我好开心,我们终于又可以出去度蜜月了。重温下新婚小夫妻的生活。”

    梦婷垂着我的胸口说:“你啊,满脑子的坏事。”我抱住梦婷柔软的腰间,看着娇妻的身体就想苹果一样,从青涩渐渐变成熟,想着她几天前被人按在这个床上不停的抽C,我下身又硬了起来。

    晚上我威风雄起,把梦颖一直送入高C,风雨过后,梦颖惊喜又满足的靠在我胸前,不知是对我有愧还是性格改变了,她今天很乖巧,我拥着她,感觉自己越来越有男人气派。这更坚定了我的信念。

    坚持的路,就要走下去。

    第五章

    两天后,我和梦颖准备了行李,我故意给她买了几件性感的情趣内衣和性感的短及膝盖的连衣裙,在她强烈的反对下,最终还是同意穿上不习惯的高跟凉鞋,出门时,我给她打扮成了一个完美性感的少妇,天蓝色的圆领贴身连衣裙,把胸部勒得鼓鼓的,水蛇一样的腰间盈盈一握,柔软的布制在膝盖间飘动,美臀微微翘着,透明的丝袜紧紧包裹着一双美白的大腿,水银色的露背高跟凉鞋把小腿衬得高雅。显得无比性感,我也是一惊,以前那青涩的大学生,竟然也变得妩媚撩人了。

    晚上8点到了火车站,当她看到瑞强时,眼神裏充满惊慌,身体开始发颤,瑞强眼神像钉子一眼钉在了梦颖的身上,匆匆的走了过来打招呼:“阿伟,等你好久了,啊,这不是弟妹嘛,弟妹今天真是漂亮啊,阿伟你真好福气啊。啊哈哈。”瑞强勉强的哈哈大笑起来,眼神却一直没有移开梦颖的身体。

    梦颖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微微动了动。我拍了拍他肩膀说:“瑞强兄客气了,让你久等了,我们上车吧。”

    我们买的是软卧,毕竟路程比较远,公司也有报销,我们这个起点站人不多,4人间的软卧房,就我们3个人,还有个乘客估计是中途上车,晚上我们吃了点东西,随便聊了聊天,10点这样子火车就熄灯了,我让梦颖睡下面,我睡在她上铺,瑞强也是上铺票。瑞强侧着身子接着窗外的灯光看着梦颖的铺位上,我想瑞强应该不会这麽胆大吧。慢慢的我有了困意,迷迷糊糊中隔壁的呼声把我吵醒了,我本来还想继续睡,不过我下意识的竟然看了看瑞强那边,瑞强不在了!我又看了下铺,梦颖也不在铺位上了。我心开始狂跳,摸索着下了铺位,往厕所走去,快要走到车厢门口的时候,梦颖开门过来了,看到我惊了一跳,我假装不解的问:“你干嘛去了。”梦颖慌张的说:“上厕所呢,你干嘛呢。”“额,我也想上厕所,厕所在哪?”“在那边,走到头就是。”说完梦颖就进屋了。我走到厕所,看到门竟然都是锁着的,两边都有人,那梦颖在哪上的厕所?正想着,瑞强叼着根烟从一边的厕所裏出来了,看到我也是一愣,我忙开玩笑的说:“你干嘛啊,抽烟还占厕所,快让开。”瑞强笑嘻嘻的让开了往回走。我进去连忙锁上门。

    看着火车呼呼的奔驰,窗外不停的闪过路灯,我慌乱的想着,刚才梦颖和瑞强肯定是进到一个厕所裏了,而且发生了什麽,下身竟然已经硬了起来,我摸了摸裤裆,眼前浮起了两个身影,门锁关上的一瞬间,美人的纤腰立即被抱住,梦颖那柔质的长裙被撩到腰上,魔手伸到R丝裤袜中,丰满的翘臀被粗鲁的捏住,水蓝色的肩带从背上滑落,白色蕾丝胸罩被拉了下来,一双饱满的茹房跳动着立即被大手用力的握住,红嫩的乃头被揉捏已经凸起,透明的R丝裤袜和白色花边内K被一起退到了膝盖上,膝盖微微弯着使劲并到一块,穿着水银色高跟鞋的后脚跟向两边大大岔开,雪白丰满的臀部高高向后翘起,湿湿的YM已经粘稠成一片了,男人握住粗大的RJ,抵开湿润的Y唇,用硕大的G头在柔嫩的D口间来回滑动,梦颖双手无力的把住墙面,坚硬的R棒在美妻大腿的颤抖下,分开滑嫩的小Y唇,“噗嗤”一声缓缓的C了进去。美人发出一声娇喘,眉眼如丝,樱唇微微张着。

    在这狭小的空间裏,梦颖一定是被瑞强这麽从后面干着,白嫩的翘臀被撞击的泛起阵阵R浪,发出”啪啪啪。。。”的Y秽作响,粗大的RJ用力的抽C着湿滑的YD,嫩R的皱褶一圈圈的包裹住坚挺的R棒,男人有力的挺动着YJ,G头挤开XR深入到最裏面,感受着贤惠端庄娇妻的柔软,汹涌的爱Y随着“滋滋。。”的进出声,顺着湿湿的YM滴到腿XR深入到最裏面,感受着贤惠端庄娇妻的柔软,汹涌的爱Y随着“滋滋。。”的进出声,顺着湿湿的YM滴到腿间的裤袜上,美妻的娇躯随着火车的晃动颤抖不已,窄小的厕所弥漫着Y秽的气息和哀哀的娇喘声。。。。

    当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火车靠站了,我回到卧铺间,梦颖已经盖着被子睡了,瑞强也趴在床上没有动静。我真想伸手到老婆下面摸一摸,看看那Y部是否还残湿湿的Y秽和男人的JY。这个时候上来了好多人,对面的铺位也来人了。我爬上床,一觉睡到天亮。

    我们到了北京站,先去了供货公司,简单交流了一上午,中午一块吃了顿饭,都是谈些工作上的事,后来供货公司没有安排住宿的意思,我们带着行李,找了家三星旅馆,北京的三星旅馆简直不堪入目,是我见过最差的地方,在其他地方可能连星级都算不上,瑞强的意思是找家便宜的旅馆开高点的发票回去可以报销,我就赞同了,他住单人间我们两口子住双人间,他在2楼我们在6楼,酒店还挺大,这个季节旅游的人还是挺多的,但是有好多人开始办退房手续了,6楼人不是很多,毕竟快开学了。

    我们拿着行李到了双人房间,比想象中的稍微好点,空调卫生间什麽的都有,环境一般般,还能接受。瑞强敲门进来,跟我讨论下这个月的安排,因爲供货那边还在配件安装,调试阶段要等到后半个月才能开始,我们约定一周形式上去两次监管,其他时间自己安排,刚来帝都毕竟有些小兴奋,已经十几年没来了,瑞强说他们部门几乎每年都有机会来,但是都没人想来,北京没什麽好玩的,景点他都去腻了,他说这次我来他免费给我们当导游,陪我们好好转转,从他的意思看来,我似乎该对这个电灯泡感谢一下,报答点什麽。我们这个星期安排了好几个景点,争取在半个月时间内搞定帝都,后半月认真工作。

    当天下午我们在酒店休息了一会,我掏出笔记本开始上网,查询点帝都的情况,老婆在床上无聊的看了一下午电视。晚上约了瑞强一起吃个饭,帝都可真不一般,随便一个小餐馆都是高档酒店的消费。桌上瑞强的眼睛不停的在梦颖身上游走,两条细细的睫毛长长的成一字型,双眼皮下总有几分清纯和睿智,面部没什麽表情,很谨慎的样子,自从上了火车,就没她怎麽笑过,胸口也收了起来,不像平时那麽傲人了,双手握在一起放到裙子上,在长裙衬托下腰间显得丰韵,两只秀腿跷在一块,整体看来很端庄的样子,和平常一样,没有什麽别的异常。我们胡乱的聊着天,瑞强还想跟我喝酒,这小子还想把我灌醉,我一个喝葡萄酒的人怎麽喝得过这个久经酒场的人,但我竟然有一丝丝小兴奋,最后还是被梦颖劝了下来,我不敢不听老婆的,随便喝了两杯酒结束了。

    晚上我到瑞强的房间裏讨论早上供货方给的方案,由于公司的要求颇多,我们毕竟要在方案上提点意见。技术任务主要是我,瑞强只是负责谈判方的事,我在他电脑中核对着方案中设备参数,瑞强说他先去洗澡了,我继续核对。

    过了一会,我不小心点到了他的e盘,我很奇怪,显示使用80%的e盘,怎麽才几个文件?难道跟我一样都隐藏了?男人的e盘大家都懂的,的确隐藏了,我心血来潮有点了几个文件夹,这小子a片不少,不过都是剧情片,什麽“妻子夫前”什麽的日文也看不懂,又点了几个文件夹,都是些被他搞得少妇的床照。

    我一想,会不会也有老婆的?我心扑通跳着,看到一个名字叫“my”的文件夹,点开第一张一看,我就认出来了那个大乃子就是梦颖的,和她在一起数年,她一只手指我都能一下辨出来,几十张张照片,有丰满乃子被揉捏的;有两团黑黑的YM粘稠在一起的;有美腿被并在一起放到胸前的,然后下T湿润的Y唇间C着一跟R棒;还有连续十几张梦婷还穿着我给她买的黑丝,P股向后翘着,但是Y部的裤袜已经被撕开,紫色的内K被拨到一边,粗大的RJ用后入式就这麽从潮湿的YM间C了进去,圆鼓鼓的臀R从破了的黑丝中L露出来,翘臀异常丰满,R棒被陷了进去,美臀被手挤弄的变了形,十分Y蕩;还有几张是硕大的G头抵在嫣红的茹晕上,R沟间是白色的JY;最后几张是手握着YJ放在梦颖微开的红唇裏,红红的脸颊、微闭着的睫毛上、性感的嘴边全是浑浊的JY;这麽一个端庄的妻子竟然被这麽轻易的顔S了?!

    我呆愣了,想起以前,我的JY也只能S在套子裏或是肚皮上或是卫生纸间,a片裏的场景我想都没想过,曾经也有那麽一点点冲动,但是由于心疼老婆,而且梦颖强烈的反对,便匆匆放弃了。愣了一会,我看了下照片日期,第一张是23:45,最后一张手机照片记录的是那天晚上淩晨4点半,也就是说梦颖被干了将近5个小时,在这疯狂的5个小时裏,不知道被干到高C多少次,也不知被S了多少次,我竟然有点心痛,刺激是可以,但是这种QG,我实在接受不了。

    正当我发愣的时候,浴室间的水声停了,我赶紧关掉文件夹,恢複隐藏,扫除一切浏览记录,我点了根烟,看着方案,久久不能平息。等瑞强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抽完了,他又递了根给我,问我怎麽样了,我说还有最后一个设备的参数没看,但是这些参数表面是差不多,但是测试结果还要跟供方沟通,公司的结果要求很苛刻的,瑞强提出把公司方的方案结果和供货方的结果做比较,我说公司文件没有带来,在房间裏,我竟然有个邪恶的念头升起,跟瑞强说:“你去帮我拿下吧,我这裏有个重要参数得核对完。”瑞强想都没想就点头同意了。

    等他出门口,我听到电梯“叮”的一声看了。我慢慢起身,虚掩着门,快速跑到楼梯间,酒店旅馆全是地毯,鞋子踩上去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快速跑到六楼,刚打开楼道的门,就听到一声关门声,我悄悄的走过去,趴在门测听着。

    “放手!你不放手我喊人了。”屋裏头是梦颖的厉喝声。

    “宝贝,别这样嘛,摸一下就好,乃子真软啊。来嘛,美人,给我亲一个。”瑞强在裏边Y笑道。

    屋裏响声很大,像是挣扎和到处碰东西的声音。

    “你给我滚出去,你别*我!,,,快放手。”梦颖还在挣扎。

    “哎呀你看,都湿了,还装,快来让我C几下,我硬的受不了了。来吧,几下就好。”瑞强说着Y蕩的话语。

    老婆这麽敏感吗?看来梦颖又要被人骑了。我心裏很複杂。

    突然“啪”的一声。屋裏没动静了。

    “美人你怎麽又打我,你好狠啊,火车上还没打够啊?”瑞强声音正常了。

    “你别tmd把我*急了,火车上是给你面子,你要是以后再敢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就报警了。”梦颖竟然说髒话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梦颖这麽的生气。

    “你装什麽装,那天晚上那麽S,现在还在你老公面前装清纯,是不是要我把你照片给公布了?”坏了,瑞强看来要拿照片威胁老婆了。

    “你这个禽兽,你把照片拿来,我现在就去报警,我要告你QG!我要让你坐牢!”梦颖歇斯底裏的喊叫着。

    瑞强开始害怕了,声音变轻了:“你小声点,你想鱼死网破啊,好好好,我不碰你就是了,你老公让我来东西的,你看你,激动成这样。”

    “拿完你的东西就给我滚。”梦颖吼道。然后听到脚步声往门口方向来。我赶紧躲进楼梯道。然后就传来开门声。

    “赶紧给我滚!”又听到梦颖的吼声。

    我跑到楼梯下,过了一会听到电梯打开的声音,立即跑下了楼。瑞强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做到电脑前,看着他慌张的神情我没有问,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这麽这麽久?参数对比完了。”

    “哦,你那行李太多,找了一小会。”他淡定的说,“今天也不早了,剩下的明天再核对吧。你快上去吧,你老婆还在上面等你了。”

    “我看也差不多了,就点了点头出门了。我上了楼,刷了门卡进去,发现梦颖坐在沙发上发呆,眼睛红红的,头发湿湿的,身上还裹着浴巾,看来是刚洗完澡的样子,看我来了起身站了起来微笑着说:“哎,老公,你回来啦。”

    我想问她怎麽了,但是我又不敢问,我怕这样一问,她会把所有都告诉我,这样我们之间再也回不到以前那样了,有些事,就算是夫妻,也不要说出来,大家心底都有秘密,生活是两个人的,我们都爲这个家肩负着幸福,有些事不说出来,反而对我们,对这个家都好。

    我笑了笑说:“刚才在瑞强那忙工作,还没结束,时间不早了就回来了。”

    梦颖诺诺的说:“你还知道有我这个老婆,我可真是庆幸啊。”

    看着老婆有点生气,我哄着她说:“老婆,我这不是想你了才回来了嘛。”我抱着她的美腰,柔软无比。

    “还有,你下次别麻烦人家,拿个文件还要别人帮你取,你屋裏还有老婆,这样多不好。别让人误会了。”梦颖皱了皱眉说着。

    看来她没准备把事情告诉我,我也放心了,责备道:“好啦好啦,我错啦。我先去洗个澡再来犒劳犒劳你。嘿嘿。”我摸着她滑嫩的大腿Y笑道。

    “讨厌,赶紧去洗澡,一身都是臭汗味。”老婆嘟着嘴嗔道。

    我边脱衣服便往浴室走,看着这个浴室,两面靠墙,门是透明玻璃制的,靠卧室床的一边是磨砂玻璃制的,如果在卧室,可以看到裏边洗澡多人,现在很多旅馆都是这样情调式的,毕竟小夫妻出来游玩的很多。我刚踏进门,突然听到微信声,不用说是老婆手机上的,我关上浴门,开始洗澡。心裏想着微信上的是谁?这几天听到好几次了,难道是瑞强?看来他真是对梦颖不死心,这次出门看来真的是爲瑞强制造机会了,心裏觉得难受,很对不起梦颖,但是却有那麽一点点爲瑞强加油。。我真是变态。

    当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老婆见我出来了,就把手机合上了。我也没多问。

    “哎呀,你怎麽不穿衣服。真烦人。”我光着身子就去抱梦颖,扯下她的浴巾,性感的身体显露出来,茹房被托起显得好大,从白色薄质内K中可以看到一片黑森林。

    “小夫妻的蜜月要开始喽。”我笑嘻嘻的说。她羞涩的捶打着我强壮的胸口。

    我把她胸罩从后面脱了下来放到一边。

    “恩。。”她嘤咛了一声,卷曲着腿,配合着我把她内K脱下。我低下一边跟她亲吻一边在她身上游走,这柔软的乃子已经再熟悉不过了,下身的黑森林竟然也已经湿湿的了,我突然想到了瑞强电脑裏的照片,下身一下坚硬无比。

    “恩,,老公进来吧,我可以了。”梦颖暧昧的说着,我摸了几下饱满的胸部,就挺着YJ到她双腿间。

    我我摸了摸YJ突然问道:“老婆要带套吗?”

    梦颖迟疑了一会细声说:“别了吧,已经够湿了。”

    我挤了挤Y唇,找到桃源D口,微微用力就C了进去。

    “哎啊,,,老公,,,恩恩。”梦颖的美腿盘上我的腰,和我热烈亲吻。

    老婆的蜜D很湿润,没带套果然比平常刺激,但是还有有点疼痛,不敢使劲用力。

    “恩,,,,啊恩,,,,恩啊啊 ,,,嗯恩恩。。”老婆的呻吟声在我耳旁连绵不绝,想着瑞强电脑中的照片,那粗粗的R棒C入窄嫩的YD,最后S在茹房上,我下身越来越硬,不停的加快速度,梦颖柔软的回应着我,翘臀已经离开了床面,RX紧紧的箍着我的YJ不停的吸着,让我爽的不行。

    “恩,,啊,,,不行了,,啊老公,,,恩,,恩恩,,,”不得不承认,出差回来后,梦颖慢慢开始变化,身体越来越性感,Y水也越来越多,呻吟声更是高C起伏了。

    强烈的刺激促使我将要到极限:“老婆,,好爽,要S了。。”

    “恩恩啊,,,,再坚持会儿,恩啊,我,,啊恩,,恩快好了。。啊啊恩恩。。。。”梦婷娇喘着,似乎还没有尽兴。

    我突然冒出个大胆的想法,装着胆子怯怯的说,“老婆,,让我S你嘴裏好不好。。”

    “不行!”老婆红着脸坚定的说,我就知道没得戏。我抽C了几下实在憋不住了。

    “那就S胸部上吧,哦,,老婆我憋不住了。”我低吼一声,,,拔出YJ,坐到老婆身旁,对着乃子就是一阵狂S,胸口被S的到处都是,梦颖都还没来得及阻止我。我躺倒旁边喘着气。老婆起身拿着纸巾擦拭,皱了皱眉说:“下次再这样,我可生气了。变态!”我忙道歉说下次不敢了,但心裏很刺激,有的时候,强行来做,还真的很刺激。

    第二天,瑞强带着我们去故宫游玩,老婆似乎对瑞强客气了许多,一路上的开销都是瑞强的,老婆劝我自己付,但我想了想,瑞强欠我的,这点小钱算不了什麽,我就当不知道,老婆看我没吱声就没说什麽了。故宫真是大,但是说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很多设施都是后建的,我之前就很奇怪,八国联军,外加军阀土匪,故宫估计早被破坏的光了,怎麽还会存在这样的建筑,瑞强笑着说:“别说故宫了,大部分古建筑都是后修建的,几百年的战乱,怎麽可能保存完好,老北京人,从来不去什麽景点,那都是骗我们这些外地人的,哪还有什麽真的古景点。整个国家的风气都这样,你就眯着眼睛任命吧。”他说的确实有点道理,现在这个社会哪还有什麽真真假假的事物,很多真相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是活在这个表面的事物上,因爲那个表面已经形成了一个秩序,这个秩序是科学的是符合哲理的是强迫我们赖以生存的依靠,它已经被大部分人无奈的接受了,所以它是真实的,反而一些真正真实的事物被冠上虚僞的名字,因爲他是不是真实的,已经不再重要了。

    这个时候阿胜打了个电话给我:“你tmd死啦?跑哪去了,快出来跟哥喝酒去。”

    我气到:“我还要问你啊,你这一个多星期去哪了,我出差刚回来没几天现在又出差了。顺便带着我老婆一快出来玩玩走走。”

    “什麽?你又出差了?你小子可真笑,出差还要带老婆,你怕她丢拉?”阿胜干笑了两声。

    “你管我呢,我出差一个月是忙公事,哪像你那麽逍遥自在,你这几天又去哪快活拉?”我走到一边示意瑞强和梦颖先往前走,站到树荫下跟阿胜乱侃着。

    阿胜好像在抽烟,吐了几口道:“也没去哪,就在家晃悠,又在附近搞了个极品少妇。真让我流连忘返啊。”

    “你真tmd禽兽,好好收收你的心,你马上当爹的人了,还tmd乱搞。不怕出事啊?”我知道这样劝是不可能的,阿胜就是这样的人,风流成性是她与生俱来的。听他说她老婆以前也是一样,只是结婚后慢慢变老实了,虽然他口头说很不在意,但我看得出他心底还是很痛苦的,这档婚姻是两家人联手促成的,两边都有利益,有的时候我真的挺同情阿胜的,我和他从小长大,我很了解他,他有些事情甯愿瞒着忍着也不会表露出来,只是痛苦的独自承受,在他看来一个没有爱情的婚姻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一辈子,对他来说是件折磨。有时候我很想劝导他,但是感情这回事,只能自己体会,旁人是指导不来的。我从来不会相信一见锺情这种事,天底下不是每对夫妻结婚前就很恩爱的,每个人不可能跟一个自己爱的人和一个爱自己的人互相结婚。有很多就是不知不觉中、在不讨厌对方的情况下就妥协的结婚了,那结婚后就不过了吗?感情这东西,是需要培养的,共同的磨难,共同的认知,维护好这个家的安定和谐,这才是一对夫妇要做的事。阿胜却还没有意识到这点。

    我听着他胡乱的说着话,头脑裏想的都是婚姻这种东西。我也不敢在想太多,因爲我现在在走一条不归路,我要赌一把,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是几年,人生难得几回搏呢?

    当我挂掉了电话后,就快步追上了他们,梦颖关心的问道:“谁啊?”“额,阿胜这着小子,他以爲我还在家,还想请我喝酒。”

    梦颖顿了顿,关切的说:“你也不会喝酒,跟他喝什麽酒啊,别没事就出去跟他鬼混,好好想点工作的事。”梦颖总是这麽教育我,我都习惯了,有的时候,我也想努力,但是没用,很多人靠着关系和势力捷足先登了,而我们这些没背景的人,只能在底层慢慢努力,领导总会说:“好好努力,以后机会有的是。”那只是敷衍你努力工作的虚头,谁又有保证呢?你努力了一辈子,却找不到出路,到头来浪费的是自己的青春和时间。但是你又没有办法,各种压力提醒着你,好好过日子,别有什麽非分之想,谁让我们这一代人就是这麽苦命呢。

    晚上逛累了,我们就各回房间休息了,梦婷进房间就开始脱衣服洗澡,我看着浴室她那婀娜多姿的身影,煞是性感,那美丽的身段在磨砂玻璃裏显得特别诱人,我打开电脑,调出一部a片看了起来,看着画面中女US动的表情,我不多想,脱光衣服,冲进浴室一把抱住梦婷。

    “哎呀,你干什麽啊,我洗澡了,你快出去!”梦婷挣扎着,我捏着她饱满的茹房,一只手在她滑嫩的翘臀间动作着,美腿微微紧闭不让我得逞。

    “恩,,好痒,别。。恩”我吻向她的脖颈,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手指不停拨弄着她的Y唇。慢慢的觉得她Y部开始变热。

    “啊恩,,,别在这好吗,等我洗完的。”

    我停下了动作。“好吧。”毕竟浴室也不好发挥,留着体力到床上战斗。

    我们在浴室简单洗了洗,我就搂着她到床上,我舔遍她的全身,她低声娇喘着。

    “恩恩啊,,,,老公,,,恩啊,,别啊,,恩啊啊。。”茹房和茹头被我吸吮的全是口水,殷虹的茹头已经翘了起来。

    我微微分开的她双腿,把头埋在她的Y部下,她用手挡了起来。

    “梦颖,让我舔舔你下面好吗?”

    “不行。”

    “就让我舔一舔嘛,你看a片裏女的都很享受的。”

    “我不是跟你说过好多次了,我不习惯。”梦颖生气的说,“拍三级片的人那是她,我是我,她舒服你找她去。”

    没办法,这人就这个特点,她总会说到我无语处,我摸了摸热热Y唇,想着办法让她同意。

    “你来不来,不来我睡觉了,烦人。”梦颖嗔怒的说。

    我爬到她身上,摸了摸柔软的乃子和微微发热的嫩X,握着半硬半软的YJ就想C入,可是试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

    “怎麽搞的,唉。”我自责的说。

    “要不今天休息吧,都累一天了,你看你满头大汗了。”梦颖给我温柔的擦汗。我应了她的话,但心裏还有些不甘,没办法,熄了灯,躺到另一边床上睡觉了。

    这几天我们逛了很多地方,但是大多没什麽意思,我不是那种喜欢逛景点的人,梦颖却是很开心,到处拍照,心情也好了很多。

    我这几天每天晚上都努力,可就是半软半硬进不去,真是应了阿胜的那句话,放个美女在你面前也满足不了。梦颖总是很耐心的安慰我,说没事,让我多休息休息。现在看着她开心的样子,我多少觉得心裏有些欣慰。

    晚上回到房间。我又开始试验了,我慢慢的退掉梦颖的胸罩和内衣,摸着她饱满的茹房,伸手不停的在她Y部摸索着,乌黑的YM渐渐开始湿热了,梦婷每次都很投入,我耐心的抚弄着她的Y唇。

    “啊恩。。。”当我把手指C入小Y唇裏的时候,梦婷呻吟了一声,我每次探入的时候都不是很深,梦颖说太深了指甲刮的她很疼。我在D口来回抚弄着,窄小的嫩X口不停的吸着我的手指,湿湿的YM粘在鲜红的Y唇上,两条美腿被我扳了开来,全身不停的颤动着,她闭着眼,双手捂着脸, 不让我看她的表情。

    每次蹦蹦心跳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我悄悄来到大腿间,低下头,渐渐地闻到了梦颖下T的味道,根本不是电视上和书上说的那样芳香,而且一种Y媚的气息,我用手指分开梦颖湿润的大Y唇,拨开湿漉漉的YM,伸出舌头,对着那米粒一样大小的Y蒂用力的舔了下去。

    “啊!。。。。”梦颖好像受了惊吓一样大喊了一声,修长的双腿猛地夹紧我的头,夹的我还有些生痛,我努力的擡起头看了看她的表情,这时她就像深闺裏幽怨的少妇一样看了我一眼。

    “你,,,,”她有些恼羞成怒。

    我没有多想,我用双手固定住她的双腿,低头继续舔弄着她的Y部,她还想阻止我,用手不停的推着我的头,美腿更是像钳子一样夹住我,我来回不停舔着她的Y唇,那味道说真的并不是很好闻,但我却有种非常想吸吮的感觉。

    “恩恩,,哎啊,,,你快停下,,,,嗯嗯,,,阿伟别这样。。。恩恩,,,我要生气了。。嗯嗯嗯,哎,,恩。”我伸出舌头不停的在湿滑的Y唇间舔弄,一波波的爱Y从嫩X中涌出,我吸住一波又一波,Y蒂被我舔吸的慢慢变大。

    “恩,,,,恩,,,恩,,,”随着我不停的舔弄,梦颖手上的推动开始变小,双腿也夹得不是那麽紧了,呻吟开始变得轻微,我知道是那种很享受的呻吟声,这个呻吟是梦颖的特点,她舒服时就是这样的低吟声。

    红润的Y唇被我舔的爱Y横流,翘臀配合着我开始微微扭动,梦颖竟然被我舔弄的动情了,我很吃惊也很兴奋。

    “恩,,,你上来吧,,我差不多了。”梦颖悠悠的说。

    我兴奋的爬到梦婷身上,搂着娇柔的身躯,咬住挺立的茹头不断吸吮,梦颖的下身挺动着配合我胡乱的C着。

    我刚把YJC进去,就被她滚烫的YD裹吸的喘不过气来,一下就S了。她却没有让我退出来的意思,还在使劲的箍吸着我的YJ,一股股JY就这样S到她裏边了。

    好久没有内S了,虽然短暂但还是有种说不出的痛快。

    梦颖擦拭完下T,我洗刷完,便上床搂着她,让她靠在我肩上。

    “怎麽样,是不是很舒服?”我坏笑着说。

    她白了我一眼,拍打着我悠悠的说:“你一点都不正紧,最近怎麽这麽多坏要求,我告诉你,下不爲例。”她皱了皱眉又接着说,“那些三级片别看了,恶心死了。”

    “好好好,明天都删了。”我敷衍着说,“刚才S进去了,会不会怀孕了。”我竟然感到她全身打了个颤,我突然就觉得说错话了。

    她顿了顿说:“明天我去买点药吧。”她看着我,“现在先别要小孩,我们都忙,扥过一阵子再要好吗?”

    我吻了吻她红润的脸颊,点了点头。

    第六章

    一个星期很快就要结束了,玩了一个星期,把北京都逛便了,什麽后海酒吧,小吃一条街,长城,圆明园,十三陵,说得出的景点都去过了,要我用一句话总结,那就是:没什麽意思。北京其实就这麽回事,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麽神秘。

    晚上我们请瑞强吃饭,感谢他一个星期给我们做导游。妻子今天穿的特别漂亮,平时因爲都要去逛景点,都穿的牛仔裤和运动鞋,这次换上了粉红的长裙,殷虹色的图案点缀在上面;柔顺的秀发系在背后,长长细细的睫毛下,清纯皎洁的眼睛闪亮迷人,精致的瓜子脸蛋上总是挂着美丽的微笑,贴身的裙料完全包裹不住胸前的丰满,傲人的34d茹房微微翘起,衣裙的圆领中偶尔露出饱满的半圆,腰间滑过明显的弧线,美臀下修长的双腿穿着长筒薄质黑色,白嫩的大腿在裏边若隐若现,细致的小脚被一双黑色高跟凉鞋包裹住,显得小巧伊人。

    看着老婆这身打扮,我也心潮澎湃,出门时,梦颖责备的问我,吃个饭爲什麽要穿这样,我捏住她的美臀坏笑道等下要跟她恩爱,让我看看她穿性感的样子。其实女人都爱打扮的,也喜欢别人的爱慕眼光,只是有些女人腼腆,有些女人开放。梦婷就是那种正经家庭出生,没有经曆过太多社会影响,时尚性感对她来说简直是陌生。更别谈在做A方便了,更是保守一派。所以,我要慢慢的开发,我是那种看到妻子清新感觉就要幻想的人,这样很刺激。

    吃饭间,瑞强的一直盯着梦颖看,就快要掉出来了,我看在眼裏不说话,妻子心裏知道,时不时的也看我的表情,她被看的脸色红润了起来,低着头把脸偏到一侧。估计是这麽大胆穿着,她也有些羞涩。我们胡乱的聊着天,谈着国家事,谈着公司事,梦颖低着头听着我们聊天,看着手机,不知是在跟朋友微信还是看新闻。我们喝了点啤酒,好久没有吃这麽多了,竟然有点撑,我跟瑞强说肚子有点疼,去下厕所。他们这厕所很小,就一个坑位,一个站位,我去的时候有个青年在NN,在我关上门的一瞬间,看到了他甩动了YJ,竟然这麽粗长,我心底觉得嫉妒,爲什麽老天不能赐予每个人同样的阳具?当然,有些有钱人不在乎,因爲他们有钱有名车,车就是男人露在外边的阳具。突然想到自己,没有车,没有强壮的身体,只有个还算不错的工作。又想到阿胜,裏外的阳具都不小。然后又想到瑞强,虽然有个小阳具在外边,但是裏边的那条真就不小。

    突然扑通一下心跳,这个时候,包间裏的瑞强和梦颖独身在房裏,妻子那麽性感撩人,会不会被占便宜?红润的脸颊会不会向瑞强暗示身体最深处的饑渴,妻子那温热的小X会不会因爲看到瑞强故意掏出来的粗大R棒而无比湿润?然后被瑞强粗鲁的按在包间的沙发上,粉红色的长裙连同黑色的胸罩一同被推到肩上,丰满的大乃子被无情的揉捏成各种形状,红嫩的茹头被男人大口的吸吮,早已Y秽不堪的黑色蕾丝内K被扒到膝盖间,浑圆的翘臀来回扭动的,修长的美腿已经架到男人的双肩上,等待着男人的C入。粗大的RJ已经抵住了鲜嫩的Y唇,G头用力在湿润的Y唇间来回磨擦,湿湿的YM粘在巨大的G头上,指引它寻觅着身体最柔软地方。“滋”的一声,YJ微微用力便全根没入湿滑的YD中。两条穿着薄质黑丝的美腿在男人肩上颤抖着,湿湿的内K还挂在腿弯处,雪白的R臀向上用力翘起,追求着坚硬RJ的抽C,粗大的R棒在YD来回抽送着,每次都将硕大的G头抵住YX柔软的最深处,紧窄的RX紧紧裹吸着深处的大G头,享受那一次次销魂的研磨。“啪啪啪。。。〃翘臀被无情的撞击着,Y水溅的大腿和臀部到处都是,美人的娇躯泛起阵阵粉红,高C的爱Y在粗硬RJ的抽C下连绵不断的向外涌出。

    “叮当。”手机响了,我慌张的回到现实,看了下手机,是S扰短信,我关了手机,匆忙整理了一下,就回到了包间,当然,似乎什麽也没发生。只是梦颖的脸越来越红了,长裙的下摆却卷到了大腿根部,难道真的什麽没发生?看着瑞强不安的坐着,也没有多想,开始跟他热聊起来。

    又过了一会,吃得差不多了,我们便起身回房,公司的方案还有几个地方没有核对,我下楼敲门找瑞强讨论,进门后看他有些红,说要跟他讨论下方案,看着电脑,qvod的图标还在任务栏上,我心裏笑了笑,男人嘛,毕竟有需求的。我们一起核对了公司方案的结果,跟供方的差不多,刚才喝了酒,口干得很。

    “你这有没有水啊?我渴死了,刚才酒喝得难受。”我问,他无奈的说:“矿泉水都喝完了,酒店楼下就是超市,要不我给你去买一瓶?”干的实在受不了,我答应了。我看着方案,忽然瑞强又回来了,我问他怎麽了,他笑笑说:“忘记带钱了。”我连忙起身掏钱,他客气道:“别别别,你看你,几块钱的事还跟我客气,太看不起我了。”我想想也是,便坐了回去。他在行李中找了半天才出门。过了好久才上来。“就买这一小瓶怎麽这麽久?”我问道,然后接过矿泉水。

    “哦,超市排队呢,现在人真多。”现在有什麽人啊,都快11点了。我也没说什麽。握住矿泉水,我微微用力盖子就轴开了,这个被人打开过!我假装盯着屏幕发呆,把矿泉水重新轴回去,不让盯着我看的瑞强发现我的异样。我心髒扑通的猛跳,我知道这个矿泉水肯定有问题,知道瑞强似乎有什麽企图,我可以选择放下也可以选择喝掉,最后,在短短十几秒的时间裏,我走上了不归路。。。

    我喝了一口憋在嘴裏,喝了一小口,没有全部咽下,然后起身去厕所,偷偷的吐掉,然后假装打电话,站在厕所门口喝水,喝进去再吐回瓶子,然后再进厕所悄悄倒了掉。当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矿泉水已经一半没了。

    瑞强问我进度这麽样了,我说快结束了。过了一会,我假装一瘸一拐的起身,扶着头,自言自语到:“头好晕,好困啊。”然后就倒在床上了。“你怎麽了?阿伟?怎麽啦,是不是生病了?”瑞强假装关切的摇了摇我,过了一会,又拍了拍我的脸,突然嘿嘿的笑了一声。过来拿走了我身上的房卡,悄悄的出门了。难道真的去了我的房间?这个时候梦颖应该还在床上看电视,刚洗过澡的她,丰满的茹房高高挺着,美白的大腿还露在外边。过了大概5分锺这样,我看装的差不多了,瑞强现在也应该进屋了,刚要起来追上去,又听到刷卡声,瑞强折了回来,难道他良心发现了?过了会,他竟然把我扶起身,开始背我,我就这样被他背到电梯裏,然后又背到房前,刷了我的卡进去了。

    屋裏的灯很昏暗,梦颖应该睡了,瑞强悄悄的关上,轻轻的把我放到床上。我偷偷眯着眼看着他,他不会当着我的面做那种事吧?只见他脱下大裤衩,上了梦颖的床,掀开梦颖的被子。

    “我C,美人,你可把我憋坏了,今天在饭店爽不爽啊?被我摸的那麽湿了还装清高。”难道梦颖在饭店被他猥亵过?说完瑞强解开梦颖的睡衣,把胸罩推了上去,一对大乃子就跳了出来。

    “妈的,真tmd大,搞过这麽多少妇,就没见过这麽大这麽挺的乃子。”接着就听到一阵吸吮声。

    瑞强的手没有閑着,伸手在梦颖Y部来回摸着,转过来身子爬到梦颖双腿间。

    “恩恩,,恩,,,”梦颖微微呻吟着,再这样摸,梦颖肯定会被搞醒的。

    “妈的,这麽S,又湿了,看我今天C死你。”说着,瑞强分开梦颖的双腿,从口袋拿出一个小瓶子,倒了点Y体涂在梦颖两腿间,然后握住已经又粗又大的R棒,抵在梦颖两腿间,臀部缓缓挺动了一下。

    “恩啊。。。”梦颖很轻的娇喘了一声。瑞强就这样当着我的面,干进我美丽妻子的嫩X。

    “我C,,太尼玛紧了,又湿又滑,爽死我了。”瑞强好像受不了刺激,用力挺动了几下,每下都撞的“啪啪啪”作响。

    “恩恩,,老公,,烦人。。恩恩哦。。”梦婷就快要醒来了,我有点开始慌张。

    “爽不爽美人,老公的J巴爽吧?”瑞强把住梦颖两只柔嫩的小腿大大的分开,挺动着粗大的R棒,干的Y部“滋滋”作响,饱满的乃子像波浪一样来回晃动着。

    “恩恩,,,恩恩,,老公,,恩,,,,,,,啊!!!!!!!!”梦颖大喊一声,身体一下弹坐了起来,把我和瑞强都吓了一跳。我赶紧闭上眼睛。

    “嘘,,,,,,”听声音瑞强也很害怕。

    “你,,,你这畜生,,,呜,,,你,,,,,,”梦颖慌张中带着哭泣声。

    “梦颖,别吵啊,你想把你老公吵醒啊,这样对大家都不好。”瑞强小声说,原来这小子是拿我当挡箭牌。

    “放开我,,,,呜呜,,,你现在就给我滚,,”梦颖开始哭泣。我竟然又几分心疼。

    “别吵行吗?乖乖的跟我做次,我把照片删了,从此不再打扰你,我们就当什麽没发生。”瑞强开始提出条件。

    “你做梦!,,,呜呜,,,,你再不走我就叫醒我老公,,,他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呜呜,,,”我内心十分愧疚。我真想起来结束这一切。

    “梦颖,你别这样,反正我们都做了,你看你不是也很爽吗?你情我愿的事,多好啊。”

    “滚开!,,,呜呜,,你tmd这个畜生,,呜呜,,,”“啪”的一声,瑞强肯定又吃了个耳光。

    “你打啊,让你打个够,一天让你多打几次也不嫌多。”瑞强好像去拉扯着梦颖。

    “你滚。。。”“啪”,“啪”。。。。又是几声耳光和挣扎声。

    过了一会,拉扯声停了。“好,你还装是吧?好,我tmd现在就去叫醒阿伟,看看你这个蕩妇,给他看照片,看看你这个蕩妇怎麽被人干到高C叠起,妈的,给你下点药就这麽浪,床都湿了一大半!还tmd装清高。”瑞强开始怒了,下了床来站到地毯上。

    “呜呜呜,,,,你QG我!,,,,我要告你QG。。”梦颖哭的很伤心。

    “我QG你?证据呢?证据拿出来啊?照片是吧?你看那照片,你自己仔细看看,看你那Y蕩样,法官都不会相信。”瑞强好像打开了手机扔到床上。

    “呜呜呜,你QG我,,,呜呜呜,阿伟肯定会相信我的,他不会放过你的。呜呜。。”梦颖已经到了极限。

    “阿伟相信你?呵呵,我问你,阿伟爲什麽不知道?那天你那湿了一大半的床单呢?还有那几个避孕套呢?还有那件被我扯烂的丝袜裤呢?都清理干净了是吧?是不是怕你这Y蕩样被他发现啊?”瑞强强词夺理的说,“好啊,让他知道,让他知道你是怎麽主动跟我缠绵的,怎麽主动给我找来避孕套的,怎麽主动把腿勾到我腰上的。还叫我老公。哈哈哈。。。”

    “呜呜,,,你,,,,呜呜呜。。。。”梦颖像是捂着脸痛苦着。我开始做起身的准备,我在想着怎麽杀死面前这个禽兽,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好吧,是啊,我是QG你,叫醒他吧,看他是相信你勾引我,还是我QG你。”瑞强竟然走到我面前开始摇动我,让我吃了一惊。

    “呜呜呜,,,,,别,,,呜呜。。”难道我听错了?梦颖竟然说别。瑞强停下了动作。

    “梦颖,不是我不是人,是你太漂亮了,能跟你在一起,我死也甘心。别哭了好吗?你哭我也心痛。”瑞强竟然开始温柔起来,“我是迫不得已的,就一次,再跟我一次,我再也不会打扰你的生活。你看你也很需要不是吗?”瑞强好像爬回了梦颖的床动作着什麽,梦颖竟然不哭了。

    “放开我。”梦颖小声的反抗。

    “来,听话梦颖,一次就好。今天你太性感了。太迷人了。吃饭的时候我差点没忍住。”我不敢睁眼,只能听到床的响动声和吸吮声。

    “梦颖,你真是太美了,你是我见过世上最美丽动人的女孩。”这麽暧昧的话,我已经好久没跟梦颖说了,而且梦颖也觉得很R麻。

    “梦颖,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见你就爱上你了

上一篇:人妻特美味
下一篇:无法忘怀